失控的淚水

 

          

   (此處所引用之音樂片段 , 若有版權所有權人不同意 , 請 E-Mail:cfa70553@ms8.hinet.net , Ray , 本人會立即移除)

 

      Deninka是一首保加利亞的歌謠,它的歌詞大意是:

 

Smiljana(女孩名)從Kostar大城回來了,在那裡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等著她。

我親愛的母親,明天是星期日慶典,我想您應該會在日出的時刻就起床了,到村莊的聚會所,親手把每一張椅子都排好,準備坐在中間的位置上,最後一次幫我把一頭金黃芬芳的頭髮,漂漂亮亮的梳起來。

因為夫家的雙親即將把Smiljana從您手中帶走了-------

 

我一直都記得兩位母親的淚水。

 

我剛唸大學的那一年,姐姐便出嫁了。姐姐是家中唯一的女兒,又是排行老大,從小和爸爸媽媽非常親近,這個婚禮是家裏的大事,全家人都開心的忙著籌備,婚禮當天早上,迎娶的車隊來到了家門口,一陣忙亂之後,新人要啟程了,姐姐一襲白紗走到門口緩緩轉身跪下,向爸爸媽媽拜別,未曾在我面前掉過淚的母親,再也忍不住淚水。

 

多年之後,我也結婚了,我和淑慧是舞蹈姻緣,從大學時代開始,便在一起參與過無數的舞蹈活動,在我服完兵役出社會工作不久,很快的我們就決定要結婚了。由於相識多年,雙方家長對我們都很熟悉和瞭解,我全然沒意料到在迎娶的時候,當淑慧含首跪倒,辭別雙親時,向來直爽的岳母忍不住哭出聲來:「宏兒啊!你要善待她呀------

 

1993年女兒出世,我除了無法親自哺乳外,其他的我都學會,沐浴更衣、餵食哄睡,有時候新手爸爸累翻了,小奶娃便也趴在胸口上跟著呼呼大睡,流口水兼尿尿。後來學會走路之後,牽著她去買巧克力,女兒稚嫩的小小的手僅能握住我的食指而已!

 

幼稚園的時候,女兒曾因感冒引發中耳炎,反反覆覆發作,著實受苦,醫師建議動個手術在耳內置入一個通氣管,可以改善症狀。手術當天,大人們只能守在手術房門口等候,看著女兒被護士阿姨牽進去,我和太太兩人心中忐忑相對無語。手術後,大門開了,門後的女兒孤單一人,清亮的雙眼有著麻醉剛醒的茫然,上前緊緊的抱住她,所有的不捨化作淚水奔流而下!

 

女兒國小快畢業時,有一回吃飯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句:「我好像沒什麼朋友耶!」,我驀然一驚,半晌無語,心裡卻是滿滿的歉疚!女兒國小的六年總共唸了四個學校,因為我們一路從彰化、大肚到台中搬了三次家,加上女兒三、四年級時曾考上美術班而轉唸他校,因此從未曾在一個學區落地生根,所有的朋友都是才剛要熟悉就又說再見了。更糟的是我是個孤僻的老爸,甚少與人往來,遑論為女兒安排玩伴。我愣了半天,故作鎮定,安慰她說等上了國中就會有朋友了,因為我們已確定定居在這裡了,學區內的孩子自然就會在學校碰頭,並結交成為朋友。

 

就這樣看女兒從國小畢業,換上國中的制服,進入青春期。國中的孩子,逐漸脫去稚氣的孩童的臉,五官線條在顧盼之間明明白白的宣告著:「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有一個漂亮的女兒,是的!我女兒很漂亮!這是一個父親的驕傲,也是一個讓父親神經衰弱的原因。

 

進入學區內的國中,女兒似乎並未變得快樂,甚至於在學習上出現了更多的問題。而這問題果然出在一個渾小子,這男孩顯然對女兒很有興趣,千方百計想引起女兒的注意,但是女兒似乎沒什麼興致理他。聽說過門鈴理論嗎?青春期的孩子開始對異性有感覺,但是還不懂得兩性相處之道,所以言行舉止會出現直來直往的衝撞模式,有時候甚至只要像按門鈴一般,只要對方「叮咚」一聲有反應,他就會有某種程度的滿足。

 

好!先把妳的鉛筆盒藏起來,沒反應。換把課本藏起來,沒反應。好!妳總要吃飯吧,把妳的餐盒丟到垃圾桶,還是沒反應。好!火了!把妳的書包整個從四樓丟到一樓,看著妳去撿,然後拍手叫好!

 

幸好媽媽也是在國中任教多年的教師,透過認識的管道瞭解到女兒所在的班級,存在著一些短期內無法解決的問題,於是我們決定讓女兒轉學,每天一大早跟著媽媽從台中出門到彰化上學。慢慢的女兒開始有笑容了,她碰到一位讓她願意聊心事的導師,一群和善的同學,只是,同學們都住在彰化。

 

20067月,我應宜蘭大學第13屆蘭陽國際民俗舞蹈研習營之邀,前往教舞,我在課程中安排了Deninka這首教材,舞蹈本身並不難,當我教完之後談起舞曲的背景故事時,突然間,心緒翻騰,想起此刻唸國三的女兒,正準備著考高中基測,日前女兒的導師偷偷的告訴媽媽,媽媽又偷偷的告訴我,那一年,那個渾小子經常夥同其他的夥伴,在放學後的路上堵人,女兒不管怎樣就是不理,也不哭,她覺得一哭就示弱了,回到家也不說,她知道她那個神經質的老爸肯定抓狂------,我只覺得她不快樂,卻不察女兒的委曲。

 

學員們圍著我,聽我講著Deninka的歌詞大意,一剎時,我突然哽咽得說不出話來,我教舞多年幾乎不曾情緒失控------,我想,那天女兒若是要出嫁了,她看到的可不只是母親的淚水,可能還有一個號啕大哭的父親。

 

後記

紀念女兒告別童年,進入高中美術班,開心的學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d Ray 的頭像
Old Ray

Ray's Dance Vision

Old 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