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的連結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Q5DfdRKUNk

歌詞的連結 :

http://www.uta-net.com/user/phplib/Link.php?ID=53041

 

我不懂日文,英文也只勉強可以,但是第一次聽到竹內瑪莉亞演唱的「人生之扉」的時候,卻在第一時間就有了感動!前奏淙淙如流水般的鋼琴聲,便吸引了我的注意,開頭的日文段落,由於語言上的隔閡,並未引起我的共鳴,但是到了第一個英文段落的時候,我整個人的情緒便無法克制的翻騰起來:

I say it’s fun to be 20

You say it’s great to be 30

And they say it’s lovely to be 40

But I feel it’s nice to be 50

自己正好走到了「nice」的階段,回想年輕的時候踏入這舞蹈圈,一晃眼,20歲、30歲、40歲、50歲,然而50歲真的 nice 嗎?心裏頭不禁有種少年子弟江湖老的滄桑感!

        在我「後青年期」的時候(現在好像都流行這麼說!),我和許多人一樣,面臨工作生涯上的抉擇問題,同時,這個時期心裏也開始清楚的意識到人生是有侷限性的,並不是只要我「努力」,就一定會「成功」。

        我選擇了放棄自己在學校所學的專業領域,在一個因緣巧合的際遇下,我成為一個以舞蹈教學為專職的工作者,這個人生跑道的轉換,讓我從此長期的接觸到非原本這個舞蹈圈子的跳舞族群,而其中銀髮族又佔了一個很大的比例。

        1996年左右,當時我還在長青學苑開課的時候,一天有一位伯伯來課堂上找我,他說在學期結束的成果展演晚會上,他和歌唱班的一位同學要對唱一首英文歌曲,當中有一段很長的間奏,覺得光站在台上很不自在,問我可不可以幫他們編一段簡單的舞蹈動作?我當然樂意幫忙,也因為這件事,伯伯從此成為我課堂上極少數的男性學員之一。

        我一直記得當時他在台上唱歌的模樣和跳舞的身影,那十足的中氣,俐落的線條,我幾乎可以想見他年少的時候,是如何的翩翩美少男。

        十多年後的現在,伯伯有些微的帕金森症,前年過馬路的時候,被一位外國的宣教士(其實是個大孩子而已)騎腳踏車撞斷了腿 --- 。但到現在伯伯仍然精神奕奕的準時來到教室上舞蹈課!

        每一次看到伯伯走進教室,我都會想起2004年左右我離開長青學苑,開始自己的舞蹈工作室,這過程我經歷了一些很大的波折,在舞蹈工作室上課的第一天,我是下定決心,一切要從零開始的,然後我看到了伯伯和他的太太連袂出現!這位民國17年次(1928年)的伯伯,一如往常的走到我的面前,鞠躬致意問候「老師好!」,我怎敢怠慢,併攏雙足,靠緊雙臂,深深一鞠躬「伯伯好!」;他們其實不是學員,他們是我的天使!

        我還沒有資格說:

       I say it’s fine to be 60

You say it’s alright to be 70

And they say still good to be 80

But I’ll maybe live over 90

但我心中卻有滿滿的感恩!

        在2010 Ray’s Dance Vision的發表會之前,我作了一個很「痛苦」的決定,我要把這首已經全部編排完成的音樂換掉!第一個原因是這首曲子的長度將近六分鐘(5分47秒),不符合這個舞蹈圈的習慣(大約三分鐘上下)。其次,那一段以顫音表現,讓我很有感動的間奏,出現在音樂當中的位置使我必需調整動作段落的順序,這會造成舞序記憶上的負擔!第三個因素是最後一段的動作,在原始的設計中有一個影位舞姿(Shadow Position),舞伴內、外圈同時併轉換位,再以Chair Line的動作換回原始的重心;經過一些時日的試跳和思考,我也決定將這些過於技術性的部份再行修飾。

        經過長時間的聆聽,比對了許許多多的音樂,最後選定了Tol Tol樂團所演奏的曲子「Kiriaki」,因為這個曲子給我的感覺最接近原始的構思!

        在編排舞蹈動作的時候,從第一次聽到「人生之扉」的開始,腦海中便不斷有一個映像,一道透明的旋轉門,不停的轉著,人們走了進來,人們走了出去,有快樂,有悲傷,有人急急忙忙,有人緩緩而行,清晰的面容逐漸淡去,新的腳步踏上舊的足跡 --- ,在這條時間的長河中,是什麼樣的緣份,讓兩個生命在不停旋轉的門扉中走入彼此(第二段的動作),一路的相互扶持(第三段動作),相互珍惜擁抱(間奏的部份) --- 。

        末了:

        I say it’s sad to get weak

You say it’s hard to get older

And they say that life has no meaning

But I still believe it’s worth living

是的!I still believe it’s worth living!獻給所有珍惜生命、熱愛生活的每一位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d Ray 的頭像
Old Ray

Ray's Dance Vision

Old 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ke Lin
  • 初版舞的建議

    黃老師: 我有幸今夏在溫哥華學到竹內瑪莉亞「人生之扉」板的舞(Angela介紹),深為感動,跳完整舞深為感動,完全不覺得有近六分鐘長,溫哥華的舞友很喜歡這首舞。在台灣,現有一群再復出的舞友(如我一樣),應該會喜歡這原版的舞,我誠摯地建議黃老師能將此舞介紹給大家,我覺得這麼好的舞搭配好的音樂,讓她埋沒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

    Mike Lin 新竹
  • 感謝您的迴響!若有適當的機會,我當然樂意和大家分享這個版本,畢竟它是最初的感動,最真實也最貼近心情及感受!^_^ --- !

    Old Ray 於 2010/10/21 16: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