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Miles Away

 

下午的陽光斜斜的照入「西谷社區學院」(West Valley College)的體育館內,有一種金黃色的溫暖氣氛,2011年夏天在北加州的舞蹈發表會,已進入活動的尾聲,場中正進行著複習,前來參加活動的舞友們,多數仍然「奮力」的跳著這一整天下來所介紹的每一首舞;我之所以會用「奮力」兩個字來形容,是因為有舞友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和我聊了一會兒,開玩笑的告訴我說:「我知道你教舞很辛苦,但你卻不可以喊累耶!你可是現場所有男士中最年輕的!」,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可不是嗎?現場除了一位大男孩之外,我真的是所有男士當中最年輕的,可是,我也年過半百了!

 

發表會結束之後,承蒙舞友們的厚愛,有幸隨著三十餘位朋友一同出遊,前往北加州灣區著名的海岸景點 Gualala,也就是一般旅遊介紹所說的 17 Miles,在那裡度過了一個愉快又難忘的假期,美麗的海景,在清晨和黃昏,各自呈現著不同卻迷人的姿色,國家公園中,高大漂亮的麋鹿,就在和人一般高的草叢中跳躍漫步,淺灘中出遊的海獺寶寶,亦步亦趨黏著媽媽撒嬌,在出口處和我們凝眸相望的長耳野兔,都是意外的驚喜!特別的是,熱心的舞友們,在出發之前,便費心的為大家準備食材,在旅途之中,竟然能吃到家庭自製的豐盛大餐,內人和我都深受感動!

 

在回程的飛機上,心裡面不斷的想起,在旅途中和舞友閒聊時,她提到了她自己都沒料到,當年在台灣從學校畢了業之後,來到美國,完成學位,工作、成家,就這麼落地生根了,轉眼之間,孩子都已成年出社會工作了。談起了孩子,也有些許的感慨,這些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孩子,自我的認同是百分之百的美國人,「可是,我呢?」,她指了指自己,「我說自己是美國人時,人家其實認定妳是亞裔移民;回到台灣,人家說我是外省人,去到大陸,人家說我是台胞!」,她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哈!真的是失根的蘭花!」淡淡的笑容中,有深深的無奈!

 

這數天來所到的每一個地方,每一個社團,每一張面容,彷彿都訴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這些舞友,大多數都是我的學長或學姐那一輩,人生的際遇何等奇妙,當年未曾在校園之中相識,多年以後,卻在千里之外的異鄉結緣。

 

驀然間,腦海中不斷迴盪著「離歌」的旋律,眼前這些刻劃著歲月的兄姐們,好像又回到校園中,陽光燦爛的青春少年!

 

 

離歌

作詞:羅大佑 作曲:羅大佑

 

也不是惆悵 也不是迷惘 也許只是黃昏日影的西斜

也只能 談笑之間才發覺 這無悔無怨 交融的熱血

 

琴聲響 琴聲笑我 憂傷的昨天 那琴聲催我 不如歸去出走從前

這是個沒有儀式的告別 是沒有時間回首的季節

 

也只是春去 也只是秋來 也許還是黃昏日影的西斜

也只能 談笑之間才發覺 這無悔無怨 交融的熱血

全站熱搜

Old 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