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是歸程

 

2011 Ray’s Dance Vision 發表會中,我以這首華爾滋「何處是歸程」做為開始,因為這首歌已經在我心中迴盪了快二十年,每一次的聆聽,都會有深刻的感觸!這首歌的歌名是「 Hobo’s Meditation 」由 Jimmie Rodgers 寫於1932年,歌詞分享如下:

 

Hobo’s Meditation(流浪漢的冥想曲)

 

Last night as I lay on the boxcar

Just waiting for a train to pass by

What will become of the hobo

Whenever his time comes to die

 

昨夜我躺在運貨的卡車上

等待著火車的經過(腦海中思索著)

當一個流浪漢走到了生命的終點時

他會成為什麼

 

There's a Master up yonder in heaven

Got a place that we might call our home

Will we have to work for a living

Or can we continue to roam

 

在天堂的那一端,有一位主人

在祂那裡有個地方,我們或許可稱之為家

(在那裡)我們是否仍須為了餬口而工作

或是仍得繼續四處流浪

 

Will there be any freight trains in heaven

Any boxcars in which we might hide

Will there be any tough cops or brakemen

Will they tell us that we cannot ride

 

天堂裡可有載貨的火車

或是可讓人藏身的貨車

那裡是否也有冷酷的條子或車長

禁止我們無票搭乘

 

Will the hobo chum with the rich man

Will we always have money to spare

Will they have respect for the hobo

In that land that lies hidden up there

 

流浪漢能否和富人結交成為朋友呢

我們的口袋會有剩餘的錢嗎

人們對流浪漢會尊重嗎

在那一個地方,所有謊言都被隱藏起來的那一個地方

 

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進入繁榮的1920年代,生產力旺盛,享樂主義盛行,民眾們買房子、買好車、炒作股市等等,全靠銀行的貸款。貧富不均的情形,在當時漸為嚴重,生產力提升帶來的利潤,全部進了有錢人口袋,一般受薪階級的薪資並未增加;熱錢全都往股市走,更助長了泡沫經濟,未能轉化成民生消費的力量。經濟的繁榮,幾乎全建立在信用的過度擴張。

 

1929年,經濟膨脹達到了頂峰,該年1029日,美國股市崩盤,接下來的三年,股市一路破底,到了1932年底,道瓊指數距離1929年的高點重挫了80 %。投資人傾家蕩產,銀行及金融機構也受到重創。美國自身難保,遂自歐洲收回外債並抽回銀根,使得金融風暴一發不可收拾,全球工業國家無一倖免。

 

當時全美失業人口,根據統計,高達一千五百萬人,佔全體勞動力的四分之一,全美國的銀行,有將近半數倒閉。普遍的信心危機,導致消費需求更形萎縮,生產停頓,失業情況更加惡化。

 

這首歌於1932年寫作的時候,正是流浪人口高達二百萬人;失學、營養不良、飢餓人口不計其數的時刻,其中的苦楚和無奈,真是無法以言語形容!

 

二十年前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先是被它簡單卻動人的旋律所吸引,第一次翻閱歌詞時,為歌曲中那位流浪漢嘆息,並幻想著他或許是如何如何的遭遇 ------ ,後來瞭解到這一段歷史之後,就有了更深的感觸!

 

時至今日,自己也已步入中年,對於人生的悲歡離合,或生命中的無常及無奈,多少也都是點滴在心頭,夜深人靜時,歌曲中的流浪漢「茫」無所終,但是,生命本就是「盲」無所終,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d Ray 的頭像
Old Ray

Ray's Dance Vision

Old 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